照常理来说,风氏家主是该仇视容羽的,可他并没有,反倒是格外心安,像是将她交与容羽他便是卸去了一大重任一般。bfshuwu.com

  还有,先前顾北彦上门提亲时,风氏家主是极为忐忑的,嘴中还叨叨着孽缘作孽,摆明了便不想让自己嫁与顾北彦,可事到如今,他却是松了口,还大有撮合他们的意思。x

  “既是你自个儿挑的夫婿,那么便要紧紧抓住才是。”

  风氏家主过分反常的举动,让风九歌全程处于惊愕之中,甚至于走出他所在院落时,好半天还没有回过神来。心中隐约有惴惴不安的慌乱,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。(_

  今日见到君殇,她也是这样一幅样子,见了风氏家主后,这种不安便被放大了数倍,以至于她许久都坐卧不安。而这些反常举动,要是搁在过往的风九歌身上,是从不会有的。

  “吩咐下去,今夜全府戒备,出入人员都要细细盘查,不能放过任何一处。”风九歌在打点着上下事务时,冷声吩咐婢女。

  正值多事之秋,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极易引起慌乱。

  明面上有顾北彦,夏桉年,还有君殇和君玦,可这暗地里,沈少寺亦是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场夜宴。先前自个儿拒绝了他的提议,可沈少寺到底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刺杀君殇时机,他定会找到空闲下手,还会在自己防不胜防的时候。

  即便是打点好了所有事,风九歌心中的不安却始终没有消退,还大有愈演愈烈的势头。已经许久没有这种头疼脑热的时候了,风九歌不免捂住心口,秀眉拧在一处,模样看上去格外痛苦。

  “小姐!”婢女见风九歌捂住胸口,一脸痛苦的模样,大声疾呼,上前扶住风九歌摇晃的身子。

  被婢女扶住,定了定身子,过了许久蒙在风九歌眼前的白芒才渐渐消失。

  过往她也有数次昏厥,可到底不会出现这种境况,没想到她这些时日病情反复没有好半些便也罢了,没曾想竟还愈发差了。

  而这些头疼脑热,都是在陌楠为自己恢复了记忆后,她才渐渐会有的感觉。

  一贯知晓陌楠不安好心,不会这般轻易地自己诊治,可风九歌不曾想,他帮自己恢复了过往记忆,却又是动了其他手脚。

  风九歌不太习惯旁人触碰,是故在婢女扶住自己,恢复了些许清明她,她摆了摆手,揉着酸疼的太阳穴站直身子。

  “无妨。”

  她不能在这时倒下,至少不该是现在,楚洛上下都将目光盯在风府时。只有守好这个府邸,只有无愧无心,才能不辜负风书屿的白白送命,不辜负风氏家主的坐而等死。

  婢女也知道风九歌一贯强势,可到底这种境况已经不是头回出现。风九歌的身子如何矜贵她们都心知肚明,若是风九歌出个什么好歹,她们风府还有前途么?

  整个府邸的荣耀都拴在风九歌一人身上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婢女懂得个中道理,还是大着胆子问道,“小姐已经头回出现这种情况了,可要奴婢去请大夫来。”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绛九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掌权人只为原作者林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深并收藏绛九歌最新章节